当前位置:八三书城>玄幻魔法>奥运我为峰[快穿]> 第29章 短跑女王29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29章 短跑女王29(1 / 2)

田学民慌里慌张的赶到医院时,秦宁人已经在急救室做完救治身在病房了。

他找到病房,第一眼就看到秦宁右腿和左胳膊都打了石膏,当即表情大变,上前就叠声问道,“怎么样?严不严重?你怎么会出车祸?”

语气中的紧张和担忧是个人都能听出来。

病房里除了秦宁外,还有一个带着孩子叫肖珊的女人,以及一个神色拘谨的中年男人。

田学民这问话一出,秦宁还没来得及应声,肖珊就连忙鞠躬道歉,“对不起对不起,都是我的错,是我没看好孩子,这个小姑娘是为了就我家囡囡才出了事,您放心,她的医药费和营养费我全权负责,真的很对不起!”

被她紧紧抓着手的小女孩看着也就四五岁的样子,长得倒是很可爱,就是眼眶还有些发红,明显哭过了。

旁边神色拘谨的中年男人则是撞了人的面包车司机。

但从交通规则来讲,他确实没错,他会一起跟过来只是心里过意不去,至少要确定人没事他才能放心离开。

当然他也挺怕让他赔偿。

好在床上的小姑娘说过不是他的责任,不用他赔偿,这个带孩子的肖女士也愿意承担责任,这让他心里极大的松了口气,现在小姑娘的长辈也来了,只要对方不追究,他就可以离开了。

田学民闻声看向应声的女人。

肖珊神态很诚恳,道歉的态度也很真诚,同时还带着明显的紧张和忐忑。

尽管这样,田学民依然想发火。

从这简单的几句话中他也听出了大概,说白了,秦宁这是遭了无妄之灾,如果不是这女人不好好看着孩子,秦宁又怎么可能为了救孩子而出了车祸?

她到底知不知道现在受伤会给秦宁带来多大的影响?

就在田学民控制不住想要冲女人发火的时候,医生带着一个护士进来了,护士手里端着托盘,上面放着要给秦宁挂的点滴和挂完点滴后要口服的药。

她将托盘放到秦宁病床的床头柜上,很快就开始给她扎针挂点滴。

田学民一看到医生出现,暂时收了怒火,看向医生带着急切的问道,“医生,我家孩子情况怎么样?会不会伤到骨头,对以后行动有没有影响,对了,这孩子是个短跑运动员,成绩特别好,明年准备去参加奥运的,伤好后她还能不能继续跑步?”

他紧张的手都在颤。

如果没有这个意外,秦宁马上就要去国家队了,明年参加奥运,有很大的机会拿到奖牌。

可这一伤,对她的影响太大了,万一直接伤到无法再跑步,那不单单是秦宁一个人的损失,也是短跑项目的损失,她身上承载了太多人的希望。

而秦宁自己为了走到这一步也付出了太多,他真的不敢想象她以后无法再跑步的情况。

“教练,别急。”秦宁连忙出声安抚了一声。

系统却在她脑海中嘟嘟囔囔道,【还不急?虽然你的伤能治好,但养伤需要多长时间啊,等你养好伤,想要恢复到正常水平又得花一些时间,本来这些都该是你进步的时间,这一耽搁,谁知道明年奥运还有没有戏?】

要说最希望秦宁尽快拿下奥运金牌的,那毫无疑问就是系统。

它比对秦宁寄予厚望的那些人更关注她的成绩。

运动员生涯太短暂了,好多项目二十多岁的运动员就算是老将了,秦宁在十七岁就创造了大好局面,十八岁就有可能拿下奥运金牌完成任务,系统不知道多高兴。

可现在——

【你之前为什么要救那孩子?又不是你的孩子!】系统抱怨了一句。

它不是人类,不懂人类的感情,一切都是靠代码运算,在它眼里,没有比任务更重要的事。

宿主为了救一个不认识的人类幼崽,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是系统怎么都理解不了的。

相处了好几年了,秦宁对系统也有了一定的了解,自然不会跟它在这种问题上争论较真,暂时没搭理它。

而听了田学民一连串的问话后,病房里几人总算理解他反应为什么这么大了。

伤患居然是个运动员?

肖珊神色一变,越发愧疚了。

医生也忍不住看了秦宁一眼,见田学民还等他回答,忙收回视线安抚道,“这位教练您别着急,病人虽然被撞到了,左胳膊和右腿都有些骨折,但好在司机当时紧急打了方向盘,情况不算特别严重,刚才已经紧急处理过了,好好休养一段时间就行,养好伤后还是可以继续跑步的。”

说完医生迟疑了一下又继续道,“只是想要恢复到运动员那种运动强度,可能需要的时间要久一些,而且要在骨头长好后就在专业医师的指导下做一些康复训练,只要努努力还是有希望的。”

这已经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。

体育运动对身体要求很高,有时候一次意外,可能就再也无法站在赛场了,秦宁这样的已经算是比较幸运了。

尽管这样,田学民神色依然有些难看,“医生,那她这伤得养多久才能好?”

医生也能理解他对伤患的关心,从头到尾态度都很温和,问什么答什么,还答得很细致,“半个月左右应该就能恢复正常活动了,想要激烈运动,还得需要一个多月的康复训练吧,当然如果恢复的快,时间还能再缩短一些。”

这么说,差不多就是两个月左右。

这对竞技状态其实影响很大的,但田学民相信秦宁能调整好,也能追上来,紧绷的态度略微缓和了一些。

秦宁已经挂好点滴了,护士帮她把要吃的药都弄好放在一块,还给她倒了水,“好了,一会儿水不烫了你记得吃药。”

这可是运动员,明年还要为国出战呢,护士对待秦宁的态度都更温柔了许多。

秦宁点了点头,“谢谢,我一会儿就吃。”

等医生和护士都叮嘱完后,两人就一前一后离开了。

秦宁的受伤情况在医生看来还真不是特别严重,如果不是她运动员的身份,那影响就更小了。

医生护士一走,秦宁就主动向跟来医院的中年司机表示他可以离开了,毕竟本就不是他的责任,他能跟来等到现在已经算是很有担当了,没必要让他一直待在这里浪费时间。

司机见秦宁是真没什么大事,道了谢这才离开。

明明不是司机的错,司机从头到尾的态度却一直颇为卑微,看得秦宁心里也是唏嘘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