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八三书城>玄幻魔法>云鬓添香> 第27章 第 27 章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27章 第 27 章(1 / 2)

北镇王爷原本不想再拖,待儿子京城折返时,就要与王家姑娘择日成婚。

但是韩临风来了京城,结交了一群王侯子弟,闲言碎语间知道的事情,比在梁州时多了些。

比如他那未婚妻的病,似乎另有蹊跷。

三年前,王熙的父亲王朝义因为赈济安庆水灾有功,被擢升为了荆湖经略使。王朝义雄心勃勃,觉得自己还可以补一补府尹的空缺,可是一等再等,却迟迟不见升迁的诏令。

他百思不得其解,便寻了个要好的上司来评判官运。

那位上司熟谙官场,意味深长地点拨了一下——王经略使的才干无暇,堪为可用之才,可惜就可惜在给女儿定下的亲事……太早!

被这么一点,王朝义恍然大悟之余,也是后脊梁冒冷汗。

他当初以自己的女儿嫁给圣德皇帝的子孙而自傲。殊不知,若是普通百姓人家,入了这等皇亲之门,自然可喜可贺。

但是当今陛下虽然敬重禅让的圣德皇帝,却不乐见这先皇帝的后辈增添虎翼龙尾。

王朝义身为北镇世子的岳丈,大约以后也不会升迁。至于府尹,连想都不要想了!

哪个皇帝会放心将偌大荆湖的财政交到未来北镇王爷岳丈的手里?

等想明白这一点,王朝义在家里痛骂起逝世多年的岳父安庆侯大人。

若不是当年岳丈非要跟先太子表忠心,自己的女儿缘何能婚配给先废太子的孙辈?

可是骂娘之后,王朝义明白,想要仕途稳昌,只能毁了女儿与韩临风的婚约。

只是北镇王府就算是落毛的狮子,也不好欺辱太甚。

最后,王朝义对外宣称女儿王熙害了怪病,一年重似一年,打算慢慢拖黄了婚约。

终于在今年开春的时候,王家给北镇王府递了帖子,直言请了得道高僧为女儿相看,说是若成婚的话,对王熙的寿路有妨碍。

王家爱女心切,宁可背信弃义,也不敢害了女儿,更不敢耽搁了世子爷以后的良缘,所以要求跟韩临风解除婚约。

北镇王看了之后,也没回话,只是将信送入京城,叫韩临风自己定夺。

现在王爷的书信正放在桌案前,等着韩临风的答复。

可是在庆阳看来,一眼便知什么王小姐害病都是借口。这就是眼看着北镇王府没落,便生出悔婚之意了。

韩临风倒不见恼。他与王熙先前见过几次,只记得她是个模样清秀的姑娘,可是脾气秉性如何,一概都不记得了。

既然人家不爱嫁,他也不必死赖着,所以提笔亲自给父亲修书,同意解除婚约。

庆阳看小主公如此痛快,心里实在憋屈:“大丈夫何患无妻,以后管叫王家之流,悔不当初!”

可韩临风却浑不在意道:“王朝义早就有心毁婚约。原也有情可原。我在京城名声狼藉,品行有亏,王家若堂堂正正提出这些,不愿女儿附身沟渠,我心里也还敬着他。可他偏偏想出这么糟践诅咒女儿的法子,可见不是什么磊落行事之人。”

庆阳没有想到小主公想得这么开,原先酝酿好的安慰之词,一概都用不上了。

不过京城里的名门闺秀甚多,哪个比王家的女儿强,小主公定能找到比王家更好的良缘!

想到这,庆阳真恨不得立刻帮主子定下个侯门将府的显贵女子,将王熙比下去!

说完话,韩临风便让庆阳退下,他起身又去后花园去散步了。

庆阳看着小主公的背影,觉得主子最近甚是偏爱北花园,也不知是不是那里的花草格外娇艳,引得主子驻足流连?

再说落云,听闻铺子里的新制的香卖得好,心里却并没有觉得轻省。

因为原先买的那些珠子不够用了,这最重要的原材一直没有着落,害得她眼看着有大订单也不敢接,跑了不少的单子。

期间,有些私贩子听闻瘦香斋高价购买珠,曾经主动前来兜售,有些价格,还低廉得很,实在叫人心动!

但是落云记住了舅舅胡雪松临行时的话,没有榷易院牌子的货,坚决不能进,所以全都婉言谢绝了。

心里烦乱的时候,她除了跟香草在后花园念叨几句外,还会忍不住朝着巷口走一走,听听街边的热闹繁华。

不过这几次,她出门都能遇到闲庭散步的韩临风。

世子爷最近很爱走路,出门几乎都不坐马车。

他谢过了苏小姐相赠的香粉后,自然而然地停驻下来,跟芳邻闲聊几句。

比如既然新铺开张,作为邻居要捧场,能不能给他制些豆蔻膏一类的上品?

苏落云为难摇了摇头:“不敢欺瞒世子,我铺子的不够用了……只怕应承下来,耽误了世子爷的事情。”

韩临风点了点头,倒也没有意外,他几次隔着墙听到这姑娘跟丫鬟商量着买的事情,一早就心里有数了。

他沉默了一下,道:“原来是这样……我府上不巧正好有内务府供应的珠,放着也是放着,回头我叫人送给你,做出来两盒膏后,余下的就算作工钱顶给你。”

落云听得一愣,这是什么神仙工钱?

可没等她说话婉拒,韩世子已经大步流星出了巷子,潇洒赴宴去了。

她原以为韩临风要给她的是些细碎的。

可待世子府的小厮送来锦盒之后,她打开查验时,满屋飘香,伸手一摸,居然颗拳头大的珠!

据香草形容,那成色也好,压根不是市面上的细碎珠子能比的!

在市面上,一颗完整拳头大的珠需要纹银上百两啊!她虽然有心进货,却也只想买些细碎的珠子而已。

这样的上品,落云真是做梦都不敢梦得这么大!

苏落云不敢收,她疑心这世子不食人间烟火,不知道价格金贵,拿羊脂美玉当豆腐给人了。

于是她立刻原封不动差人送回,并让香草告知世子,这样的珍品,换四个瘦香斋的铺子,都能换得!

过了一会,世子府又差人来,这次落云打开一看,那珠子居然又被原封不动地送回。

跑腿的小厮直言:“我们爷向来是千金散尽还复来的豪气,酒楼里打赏歌姬时,也从不见小气。小姐觉得金贵,在我们主子眼里,真不是什么值钱东西。而且……世子爷最近刚被退婚,聘礼都被送回梁州北镇王府了。他现在最忌讳送出的东西又被送回来。我看小姐人好,提醒下你,可别小家子气,触世子的霉头!”

苏落云真不知道韩临风被退婚这关节,连忙谢过小哥提醒。

贵人多怪癖,若世子爷刚被退婚,的确晦气得很。

这么一看,这珠暂时不能退回去,只能且先将世子要的豆蔻膏调配出来。

而且铺子的实在是不够,若是不用,只怕就要断货跑单子。

落云想了想,还是从那珠上切了一块自用。

可她不爱欠人,自用的部分,都过了小秤,会按斤两折算成高高的钱银,找机会还给世子。

而余下的那部分珠子,她也不敢贪污,只当世子暂且寄存在店铺里,等他的晦气劲儿过了,再行归还。

不过想到韩临风被人退婚,苏落云大约也能猜到缘由——大约好人家的女儿许配给这类名声不佳的贵子时,都会心有顾忌吧?

虽然韩临风并不像郭偃一类那般猥琐下流,但一个公子哥无所事事,终日纵情欢乐,也绝非什么金玉良配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