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19章 第 19 章(1 / 2)

“咳咳咳!”

叶谈的咳嗽声还在继续,听声音那叫一个撕心裂肺。

连本来并不喜欢这小屁孩的祁云时都不免关心起来:“你弟他这是怎么了?没事儿吧?”

“没事。”

顾瑜行早在听出祁云时声音的时候就向前一步,以身高的优势挡住了叶谈。

这会儿他象征性地向后看了一眼,又转回身来直视祁云时:“想不到咱们会在这里遇到。真的是……”

少年的语速慢吞吞,说到这里又故意停顿,这让祁云时忍不住下意识地追问:“什么?”

顾瑜行薄唇轻启:“有缘。”

“是啊。”

祁云时也觉得神奇。

昨天说好今天不一起学习以后,这一整天他跟顾瑜行就没再联系。

他是怎么也没有想到顾瑜行竟然也来了这里。

但是不像顾瑜行望着他时的,脸上一如既往地挂着微笑,祁云时很快又笑不下去了。

——他很快就联想到了书里的剧情,书中顾瑜行也参加过不少这种高端局的聚会,但每次不是被某渣攻们带出来,就是被他那个只想着拿他攀附权贵的亲生父亲给派来应酬的。

书里的顾瑜行就像是一件商品。

祁云时记得,他跟书里出现的第二位渣攻的结识就是发生在这样的场合之中。

……难道,阿行这是被他那个畜生爹给送过来,用来献礼的?!

“所以你怎么在这儿?!”想到这里,祁云时已经上前一步,捏上了顾瑜行的手腕。

顾瑜行今天穿着长袖的西装,祁云时没有接触到他的皮肤,只是虚虚地扯住了他的袖子。

祁云时语气变得有些紧张:“快跟我走。”

要知道顾瑜行在宴会上遇见的渣攻2号可是位情场老手,最喜欢的就是扮演深情人设。

他对他要攻略的每一个对象都很好,会不遗余力地去付出,但一旦把人追到手,那就是用完就丢。

简直是个比秦浩那种莽人要更难对付的大渣男。

而书里这个时期的主角受,是在刚刚被渣攻1号的秦浩欺辱后就直接被自己的父亲拿来用作交易,尽管逆来顺受了,但心里哪能不觉得惧怕无助和凄凉?

这个时候喜欢营造浪漫气息的渣攻2就成功地攻破了主角受的那道防线。

虽然两个人相处最开始是甜蜜的,但渣攻毕竟是渣攻,用完就丢的本性没变。

祁云时知道剧情很快就会急转直下——渣攻暴露本性,开始对主角受感到厌烦,跑到外面继续寻觅新的对象。

但因为顾瑜行的相貌实在是好,又让人割舍不得,所以两个人还是保持着恋爱关系,渣攻偶尔还是会“召唤”他,过去“侍寝”。

书里的顾瑜行,因为接受不了现实又贪恋渣攻2曾经给过的温暖,而选择傻傻地欺骗他自己。一次又一次地被渣攻2号玩弄,哪怕被人耻笑,尊严扫地。

更气的是叶家的人还一边享受着主角从渣攻那里换来的资源,一边嘲笑主角受没有节操和下限……

好吧,一想到这里的剧情祁云时就觉得自己血压变得有点高。

他这个人向来喜欢釜底抽薪,防范于未然。

此时在这里见到顾瑜行,祁云时第一反应就是赶紧带人离开,只要顾瑜行不跟渣攻2号相遇,那后面的一系列悲催感情线就不会展开了!

“阿时?”

顾瑜行不知道祁云时为何突然严肃起来,他看着自己被男生手指勾住的袖口,眉头略微一凝,但还是跟着对方向前走了几步。

祁云时的表现看上去有些神叨叨:“先别说话,快跟我离开这里。”

连他自己要去上厕所的事情都忘了。

跟祁云时一起来洗手间的是这里的一名侍者,他原本也是给祁云时领路的,方便祁小少爷能够更快地找到厕所,如今这名侍者也搞不明白发生了什么,忍不住提醒:“祁先生,洗手间就在那侧。”

祁云时:“……我知道了,谢谢你。”

祁云时还真的有点憋。

情急之下,他也只好先将顾瑜行一并拉进洗手间内。

“……我去撒个尿,马上就好,你先站在这里等我一会儿。”

反正其实只要不离开自己的视线,顾瑜行就都是安全的。

说出这话的时候,祁云时真觉得自己是个独自拉扯孩子的奶爸。

好在这个“孩子”还算听话——

顾瑜行从善如流地点头:“好。”

尽管他并不知道男生是什么意思。

说着,祁云时就走进了厕所内部单独的隔间之中。

他没问顾瑜行怎么会在这儿,反而是顾瑜行在外面先开口:“阿时哥哥怎么在这里?”

声音状似随意,像是在闲聊。

祁云时简单说明自己来这儿的缘由,不料这时候叶谈却推开洗手间的大门,直接冲了进来。

叶谈刚刚被顾瑜行掼在墙上那一下,脖子差点没断了。他向来没吃过什么亏,又怎么可能就这么善罢甘休。

这会儿缓过劲来当然要第一时间来找顾瑜行清算。

至于刚才被掐着脖子见到的顾瑜行的狠厉模样,叶谈将那归结为是顾瑜行先发制人,自己落了下风才有了那种效果。

他对顾瑜行的印象,始终停留在对方拼命努力讨好自己的懦弱形象上。

这会儿回过味来,一想到顾瑜行竟然都敢跟自己动手了,便更加恼羞成怒。

“顾瑜行!你胆子肥了是吧!告诉你,识相的你现在立刻给我跪下认错!否则你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!”

叶谈说着就想动手。

他的印象里顾瑜行又瘦又弱,根本对抗不了自己,只有被堵在墙角挨揍的份儿,受气包一个。

即使现在骤然发现对方的身高原来比自己高出了这么多,但叶谈的固有印象还在,又哪里肯在这样的受气包手下吃亏。

他说着就冲顾瑜行的方向冲了过去,可是不仅拳头没有挥到人,还扑了个空,身体差点跌倒。

叶谈更加恼怒,嘴里什么都不顾,骂声越发刺耳响亮:“艹,学会躲了是吧,你还想不想认祖归宗了?你信不信我这就给我爸打电话,跟他说你不听我的话,我要让他来收拾你,你看着吧,我爸才不会接纳你这么个……”

“听你的话?”

祁云时上完厕所,一把将隔间的门给推开。

刚听见叶谈的骂声的时候祁云时就加快了放水的速度,这会儿推门的气势更是十足。

“凭什么听你的话?你算老几?你几年级?论语读过没有?尊敬兄长的道理总懂的吧?”

叶谈被这一连串语速极快的问话给搞懵了:“你……”

“你什么你,听不懂我说的话?哦,那我说明白一点儿,就是——你算哪根葱?凭什么听你的,还告状?嗯,你也就这点本事了。”

叶谈:“你你你!”

祁云时舌灿莲花,根本不给叶谈喘息接话的机会,一口气就把对方说得再度面红耳赤起来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